狼水母

吐便当01(暂定)【Ardyn x Ravus】

起名废,我也很绝望。

CP: AR,少量lunyx

* 本文基于原作设定不明的内容胡乱脑洞,致力于全员吐便当,为诺普尼露保驾护航,坐等被DLC打脸。
* 计划从水都战掰到十年后
* 计划不坑
* 和 @百无一用呆兔子 开脑洞的文,食用后有任何不适怪她。

顺便一提,如果宰相x大舅是AR,那么研究所长x大舅就是VR咯?(并没有VR)

水晶亡国,科技兴邦,
泥葫芦海姆的科技力世界第一。




-----------------

        岩石障壁终究没能抵抗住水神的怒涛狂澜,海水撕扯开矿脉与暗礁所筑成的石坝。
        利维坦的低鸣仿佛从深渊传来,怂恿着浑浊的浪潮从缝隙间不断涌向祭坛。

        瑞布斯在舰桥上看着与水神对峙的女子,那是他年轻的妹妹,伊欧斯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神巫,在岌岌可危的神坛上守护着真王。
        体内属于神巫的血液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他的神经,六神从未慈悲,也从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神恩,与神的“誓约”只是人类的一厢情愿。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法奈斯塔拉的上空也曾停留着难以计数的魔导动力艇,这是戴涅布莱被帝国占领后的三百多年里从未发生过的灾难,魔导兵从天而降打碎了一切的平静。
       上一任神巫烈火烧灼利刃穿身,他向六神祈祷祈求怜悯,六神视而不见沉默不语。
       他痛恨曾经弱小的自己无法保护母亲,却不得不接受神巫血脉的事实;痛恨尼弗海姆的暴虐,却在之后的岁月里不得不依附;他痛恨雷吉斯的见死不救,却只能认同关于天选之王的谶言;他也痛恨六神的无所作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命运让妹妹因为神巫的身份一味付出。

        “开火!”
        魔导引擎高速运转,早已等候多时的炮口吐出红信。

        “汝等愚昧的种族,胆敢攻击圣神。”
        即便削去鳍翼傲慢却丝毫未减,它弓起蜿蜒的脊背,引来暴风和海潮,滔天的巨浪夹带着砾石冲击着飞艇。

        “继续攻击!”帝国将军的声音低沉而冷淡,却化为滚烫的火焰,绽开在水神逶迤的身躯,如果六神没有慈悲,那凡人何必要信仰。

        “所有空师团,全速前进,包围水神。”
        脉冲讯号在悬停空中的机动战舰之间来回穿梭,扩音器中全速前进的声音混杂在魔导引擎的轰鸣声在欧尔提榭的上空回荡。
        已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拦这些绿色金属逆神的执念。

        枪矛牵引着赤红色的魔导索发射而出,逆钩旋绕嵌入鳞甲。
        利维坦翕张着自己的巨吻,发出人类无法理解的声音,它扭绞身躯狞猛翻转,它入海腾空想将牵制住自己的飞艇一并拉入海中。坠毁在海面的飞艇仍在燃烧,却有更多的魔导战舰将祭坛合围起来。
        利维坦意识到,凡人渺小而难缠,如同跗骨之蛆,紧紧缠绕,终有一天将它精血吸干,蚀体销骨。

        瑞布斯曾经从空中俯瞰湿婆的亡骸,也见过被魔导索压曲脊梁的泰坦,而今他的异色双眸映耀着利维坦的痛苦。
这些都是伊欧斯大陆的人们长久以来所信仰的神明,是传说中赐予他体内流淌的血液誓约和治愈能力的存在,而今黯淡无光的石像横亘在溪谷,碎裂的岩块横陈在帝国的研究所,傲慢无礼的圣神如同案俎上的鱼肉。

        被凡人背叛的六神和从未被神垂怜的凡人。
        瑞布斯竟觉得自己说不上来哪一方更值得同情。

        从格罗布斯溪谷到卡迪斯圆盘,再到如今的欧尔提榭,极寒无法冻结战火的蔓延,巨岩不能阻挡野心的膨胀,海啸湮没不了人类气焰的嚣张。

        不堪重负的神坛在海浪中崩塌,毫无慈悲的水神自顾不暇。

        “如果你不去,那神巫就会死在这里。”红发的男人轻盈地踏上了他的舰桥,言语蛊惑略带轻佻,近乎轻薄地附在他的耳畔,“但是如果你去了,等你回来的时候军部可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帝国将军的旗舰停驻在海面,深绿的钢铁巨兽缓缓打开自己的肚腹,几乎平贴在水面之上,瑞布斯踩上潮湿的甲板,让帝国的飞行器在引擎熄火之前,将他带入深海。

        亚柯尔特附近的海床几乎被泰坦消耗殆尽,深不见底。
        持有枪与蓝色花朵的神巫用逆矛最后的光芒保护着弱小的真王。
        四周如同被碾碎了的吉尔花般幽蓝,海水隔绝了世间的战斗温柔地将神巫拖向深渊。



        “露娜芙蕾亚,不要再承受神的启示了。”
        “可是兄长大人不是也曾想代替真王讨伐黑暗吗?”

        他本想劝服妹妹,但却被眼前的女子堵地一时语塞。机械臂与肉体连接的部分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的愚蠢。没错,他确实想过如果真王无法承担这份责任,那么可以由他代行。
        他无法反驳。

        “哥哥,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命运。我已经准备好面对一切困难了。”
        她见过战火,见过生死,虽然依旧会哭泣,却已经不再是那个柔弱的少女,从离开因索姆尼亚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了。
        “那就以你自己的身份,坚持到最后。”
        他记得自己选择了妥协,在坚强的女性前选择了妥协。


        但是我是要你以自己的身份坚持到最后,不是要你赔上性命。
        他愤怒地伸出依旧属于人类的手,不要再为别人活下去了。


        浮上水面的时候,红发的男人斜靠在舱门,好整以暇。
他愉悦地脱下宽檐帽朝着两人深深鞠了一躬。
        “将军阁下,我诚挚地邀请您登舰一叙。”他矫揉造作地指着不省人事的露娜,表现出十万分的诚意,“神巫大人的状况看起来不太妙啊?”

       不太妙?

       瑞布斯抱着妹妹踏上飞艇甲板,并没有回答,他不习惯也不喜欢与帝国宰相有过多的社交。
       “即使我不捅那刀,以你妹妹的身体也撑不了多久。”艾汀伊祖尼亚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丝毫没有停下话语的打算。他在自己的腹部比划了一下,“这里流出来的已经不是人类的血液了……”

       飞艇后部不知何时已经清理出一块足以让神巫躺下的空间,白色衣裙上外渗地黑色液体显得格外触目。
       是使骸的颜色。
       已经不是一般医疗能够解决的问题。

       他记得第一次母亲将尚在襁褓的妹妹交付到他的怀抱。
告诉他,这是未来的神巫,是他需要守护的宝物。
       年幼的妹妹紧紧抓着他垂落胸前的头发,开心地笑着,那是有点疼却无比甜蜜的负担。他想过终有一天会牵着她的手走过法奈斯塔拉亘古的廊桥,将穿着洁白婚纱的她交给一个能够照顾她终生的男人。

        “被选中的迎接死亡,没被选中的苟延残喘。”
        艾汀走到他的身旁,故意附在瑞布斯的耳边,让温热的吐息能够吹过对方的耳廓,他可以看见被海水带走暖意的耳尖微微有些发红。“这样的事情并非没有发生过。”

        瑞布斯蹙紧眉关,眼中只有垂死的神巫。

        “上古时代曾经有过一个傻瓜为了救治他人而将星之病吸附到自己身上……”这可真有趣,瑞布斯的眼神中露着不屑与厌恶,却忽然开始怀揣着微末的希望想要自己继续说下去,“你知道,我对神话很有研究。”

       “能痊愈?”他打断艾汀的话语,根本没有耐性听这些陈年旧闻。

       “不要太心急,我的将军大人。故事还没说完……”艾汀伸出手仿佛安慰任性的孩子一般搭在他的肩上,潮湿衣服透着海水的森森凉意,男人冰霜般颜色的头发贴在脸上。艾汀伸出手,替他将濡湿的头发拨开挂到耳后,手指拂过他消瘦的脸颊擦去海水留下的痕迹。

       “所以你能救她?”

       “瑞布斯,你真不是个好听众。”红发的宰相惋惜不已地收回了手,“真的,像你这样的人一定没有朋友。”


        飞艇已然升空,因为水神的失势气焰嚣张的波涛,转变为一场豪雨洗礼着欧尔提榭。红发的男人席地而坐,从累赘而又老土的花边衣袖中伸出手掌,漆黑的涓流从神巫的伤口中缓缓氤氲,似乎有意识般流向艾汀的指尖。

        星之病,上古时期的梦魇死灰复燃。

        “那人……后来死了吗?”海水让瑞布斯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他抱着手臂开口询问。

        “啊……啊,是的。”

        艾汀饶有兴致抬起双眼,他看见男人不自觉地牙关紧咬问道:“死于星之病?”

         “不,并没有。”帝国的宰相有些绷不住脸上的戏谑,“他被人们称为怪物,然后被他的兄弟杀了。”

         “杀了?”

         “对,没错。被和他同样姓氏的血亲兄弟。”不知为何他开始有点恶意地期待着瑞布斯的反应,他想看他的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后来他的兄弟成为了王。这真是个皆大欢喜的好故事,对不对?”

        瑞布斯不屑地哼了声。

        “你说,如果神巫大人变为使骸,那对民众可算得上是个有趣的考验了。”

       “如果有人想死的话。”瑞布斯的话语并没有任何的动摇,他抬起异色的双瞳终于第一次将目光从血亲的身上移开投向了艾汀,他垂落交叠的双手走了过来,在只有半步的地方停下,曲起膝盖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让开。”
       艾汀站起身,举起双手,让出了位置。

       伤口处的黑色液体已经开始见红,瑞布斯半跪在妹妹的身前取出治疗剂,小心翼翼地倾倒,绿色的液体缓缓流下,修复伤口。

       “啊啊,有你这样的哥哥可真是不错。”艾汀靠坐在舱壁,稍稍抬起帽檐以示敬意,“不过将军阁下,我想我们可以聊一聊报酬了。”



       

@百无一用呆兔子 捅的脑洞,不是我一个人的锅,是她是她提议的!

 @百无一用呆兔子 比起拍中景的照片……其实普老师最擅长的是自拍,

适合各种战斗,街拍,坐车骑鸟兜风,能把自己173的身高拍成腿长两米八。

可爱又帅气=v=!

我家普老师拍摄技术发挥地十分不稳定,目前看来用的最好的是黑白滤镜。

比如第一张照片不知道的以为我在玩的是寂静岭是吧……伊妈风骚的日剧跑姿势按照 @百无一用呆兔子 的说法是这个好像仙人掌。

第二张照片就有种黑白电影时代好莱坞片场照,整张图层次分明异常带感。

第三第四张充分体现了普老师是个动物爱好摄影师,专业的构图精准的拍摄可圈可点。

第五张到第七张有种剧情的连贯,脑补一出黑帮大片。

最后随便放三张凑个数,反正要么王子要么普老师,大家都爱看的……

        期待很久的U本终于到了!虽然延期了几天还遭遇暴力运输不过总算是到手了,这本是日亚评价较差的一本,但是实际内容没有想象中的糟糕,有不少感兴趣的内容!

        常见的JOJO梗是王子对于帅气姿势的理解是JOJO立,没想到使骸化雷布斯也有用到相关角色素材,JO粉真是无处不在!!

        其次对于路西斯和泥葫芦两国的科技力更迷茫了,怎么看都是泥葫芦的科技更发达?路西斯的汽车文明也是从古时候的泥葫芦传来的吧?░|・x・`)两国战争路西斯一直是被压着打吧…

        王子就不用说了…普居然一岁就被领养了,所以…不可能是去当卧底啊吧,一岁啥都不懂…